新竹純米米粉 | HUG網路超市

純糙米新竹米粉(單片裝)/約200g

$ 90

數量
加入購物車

純米新竹米粉(迷你小片裝)/約350g

$ 150

數量
加入購物車

產地故事

新竹100%純米粉

米粉是台灣傳統飲食

早期農業社會,農事忙碌時煮飯來不及,就會炒米粉,快速又彭派,炒出來端上桌,好大一盤可以讓所有人吃飽。傳統的台灣辦桌,也有金瓜米粉這道菜,金玉滿堂炒米粉,喜氣洋洋!

但是隨著時代的演進,飲食的選擇多了,西化的飲食習慣,讓米粉業者生存不易,台灣最主要也是最大宗的米粉產地,就在新竹。在民國70年代,新竹有一百多家米粉工廠,現在剩下大約20~30家,還記得之前新聞報導有部分廠商,生產的米粉米含量很低、甚至沒有含米的狀況,讓那些堅持以純米製作米粉的工廠,更加受到重視!       

傳承四代的純米製米粉手藝

曾家的米粉工廠,由三個兄弟從爸爸手中接棒,大哥負責生產、二哥負責研發、弟弟負責行銷,他們從小就在米粉工廠長大,傳到他們已經是第四代。

他們說:小時候印象最深刻就是天還沒亮,大人忙進忙出,趕製米粉,製作米粉要從浸米開始,一連串的製程,經過17個小時後米粉炊熟,再拿到戶外去曬,一曬又是7、8個鐘頭,高度的勞力密集產業,天氣熱的時候更是悶熱難耐。

二哥說,做米粉就像是跟做豆漿一樣,你可以用黃豆磨出豆漿,也可以用粉加水泡出豆漿。而他們堅持以傳統在來米製作米粉,就得要從浸泡米開始,經過7個小時以上的浸泡,再把米磨成漿。如果是以玉米澱粉製作的話,那這段時間就可以節省,不但原料成本低、時間成本也大大的降低。

為守護客戶健康的純米米粉

既然大家都改以玉米澱粉做米粉,為什麼還要堅持做純米米粉呢?二哥說,本來大家都是用純米在做,那是因為食品工業化之後,玉米澱粉進口進來,成本降低,開始有人轉用玉米澱粉做,當比例愈加愈多,玉米澱粉沒有黏性,就不得不要在裡面加一些添加物,為了要讓消費者吃得健康,純米米粉好消化,吃後不易脹氣,加上老客戶的要求,就這樣一直保留純米米粉的生產線至今。只是過去,生產純米米粉反而被懷疑是假米粉。

堅持原味反而備受打擊

那時候真的好無奈,明明就是生產純米米粉,卻因為市場上都玉米澱粉做的米粉,消費者覺得耐煮、又Q才是真正的米粉。而且消費者習慣將米粉先浸泡川燙再和食材拌炒,純米米粉這樣折騰下,已經斷裂軟爛,於是被認為我們家的米粉就是假米粉、難吃的米粉,常常接到消費者打來責備的電話,真的是欲哭無淚,堅持用台灣的在來米做,費工耗時成本高、市場被壓縮經營得很艱辛,還要被客人誤會,有時候真的想放棄不做算了,但想想不能辜負那些支持我們的老客戶,才又繼續堅持下來。

突破傳統研發糙米米粉

二哥對於米粉產業很有熱情,他說開發完全無添加100%純糙米米粉,是身為台灣米粉製造業者所應善盡的一份社會責任,喚醒台灣人民對於米食營養價值的重視,糙米米粉是100%的在來全糙米粒,直接下去浸泡研磨製作,糙米因為肤皮擁有豐富的膳食纖維而較健康,但也是因為肤皮本身物理纖維黏度上較粗糙,要生產出完全無任何添加物是非常困難的,經歷了許多次的失敗,研發了十個多月,終於做到100%無添加的糙米米粉,擁有完美的米粉口感,這項新產品絕對是一個最高的標準!

找回台灣的真滋味

雖然經過了這些困難的日子,消費者開始重視米粉成分的問題,但礙於市場通路產業結構問題,以純米生產,還是有瓶頸、有困難。為了讓這傳承四代的米粉廠可以繼續發展下去,曾二哥說,他要研發很多新產品,並訴說了好多的理想和規劃,那份對米粉熱忱並沒有因為困難而被澆熄,一家人一起奮鬥,我們看到了生命的韌性和執著,謝謝他們,因為那份堅持,保留了單純又美味的米粉原味,台灣的米粉飲食文化,謝謝有他們得以傳承。

對米粉產業保有熱情和憧憬

新竹米粉好吃的原因,就是因為米粉需要七分風吹、三分日曬,而新竹有風城之稱,正好適合作米粉,二哥說,小時候爸媽總是趕在陽出來前就把米粉完成,這樣放到外面去曬當天才能乾,米粉車上堆滿米粉後,由大人一車一車推到空曠的廣場上,將佈滿米粉的竹篩,一片一片放在鐵架上,整齊排列,遠遠看一片白茫茫,非常壯觀。這樣好的地利環境,不能讓新竹米粉消失,所以他們兄弟在自己的崗位戰戰兢兢,想要做出除了純米,再更好的米粉。

純米米粉和玉米澱粉的差異

根據國家標準(CNS)定義,純米米粉是以100%米為原料,所含粗蛋白質須達5%以上,二哥說,我們的超過這個含量,純米米粉口感柔軟、細緻,聞得到米香,純米米粉好消化,吃後不易脹氣,HUG在參觀米粉工廠的過程,充滿了米香,尤其是蒸過之後,打開蒸爐的瞬間,米香衝出,忍不住拿來吃,實在是好吃極了!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米粉,傳統不取巧的真實滋味!

 

 

當此商品到貨時,我們會發送E-mail通知您